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动态资讯>《广州大典》学术委员会、编纂委员会工作会议召开

《广州大典》学术委员会、编纂委员会工作会议召开
作者:广州大典研究中心
发布时间:2020/3/18 10:15:11

 2018年7月22日,《广州大典》编纂委员会、学术委员会(以下简称“两委会”)工作会议在市人大801会议室召开。广州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广州大典》编纂委员会主任、《广州大典》主编陈建华,广东省文化厅党组书记、厅长汪一洋,省社科院原院长张磊,省社科院院长王珺,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李力,广州市文广新局党组书记、局长陆志强,广州市档案局局长冯秋航,广州市地方志办主任黄小晶、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馆长刘洪辉,广东省、广州市宣传文化部门有关领导,以及中山大学原副校长张荣芳教授、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原巡视员曾庆榴教授等《广州大典》“两委会”和《广州大典》(民国篇)编辑部部分专家学者出席会议。会议由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市社科联党组书记、主席曾伟玉主持。

会议现场

 会议包括三项议程:一是广州大典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刘平清汇报中心一年来工作情况和近期工作计划;二是与会“两委会”领导和专家学者发言;三是陈建华、汪一洋讲话。

 广州日报、广州广播电视台等广州本地多家媒体记者到场报道。



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广州大典》主编陈建华讲话


 陈建华在讲话中指出,任学锋、傅华、张硕辅同志三位省委常委将出任《广州大典》编纂委员会名誉主任,正在走组织审批的程序,此前慎海雄同志已担任《大典》名誉主任。他们对《大典》工作都很关心,对一期成果表示祝贺。编撰《大典》是一件“续脉”的活儿。我们这项工作,最重要的目的其实就是为学界、为社会延续文脉,为抢救史料做出贡献。

 围绕进一步做好《广州大典》有关各项工作,陈建华着重谈了几点意见。

 第一,一期曲类文献编纂工作进度要服从质量。第二,海外文献补录,主要是中大图书馆和中大历史系在承担,可能有很多稀见文献。第三,组织《大典》研究工作。主要是市委宣传部、市社科联负责,每年投入300万元,六年下来有1800万元。第四,《集刊》编辑出版工作,要加强跟专家的沟通,发挥他们的力量,形成海内外学者高水平研究的高地。第五,《大典》民国篇的编撰应遵循“四字”方针:一是文献征集要“全”,力求全面,包罗万象;二是文献整理要“准”,文献整理工作重点是要能准确描述时代的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发展脉络;三是材料选择要“精”,要注意精当,在进行文献加工时要重视查重工作;四是编纂出版整理成果要“简”,要注意删繁就简。要以“第一次国共合作广东文献汇编”作为《大典》二期编纂工作的“试验田”。在此过程中,涉及意识形态、边疆、宗教等敏感问题的文献,我们一个都不会去触及。

 此前,中心和国图、复旦大学、中山大学签署研究脱酸,通过加大对脱酸装备的研究,要力求把造价、成本降下来,并尽量减少动用省内馆藏的民国广东文献,充分利用外地已有扫描的民国广东文献。

 陈建华要求中心加强汇报,加强沟通,跟“两委会”保持热线联系,建立“两委会”微信平台。会后中心要把上海师大自2015年开始编写发布的《民国文献整理与研究年度报告》(2015-2017),买给大家,做到人手一套。

 鉴于《大典》一期仅涵盖清中叶广州府的地域范围,陈建华希望省委宣传部、省文化厅牵头把潮汕、粤北、粤西等地1912年前文献征集出齐,这样跟《大典》二期形成一个整体的岭南文献。


与会“两委会”领导和专家讲话发言(摘要)


 与会“两委会”领导和专家学者的发言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即关于《广州大典》意义、关于民国广东文献编纂的建议、关于《广州大典研究》集刊,提出了不少建设性意见。择要如下:

(一)关于《广州大典》的意义

 市政协文史馆陈泽泓研究员表示,《广州大典》是传承中华文化的重要载体,在历史文献至今仍不断损毁的情况下,《大典》为广州历史保存下珍贵的文献,也减少了研究者重复查看对原书的伤害。其意义与影响将日益彰显。

 中山大学张荣芳教授认为,《广州大典》是岭南文化发展史上的一座里程碑。具体体现在四个方面:一是摸清岭南文化主体的家底;二是成立大典研究中心,把优秀学者吸引进来,优秀人才是扩大学术发展的前提;三是产生了很好的社会效应。学者在学术研究中,引用《大典》的研究成果很多,特别是《大典》把很多孤本、善本收入进去,方便学者使用,东莞将《大典》中有关东莞文献全部复印并单独编纂,希望继续抓好《书志》编撰和数字化工作;四是在中外文化交流中发挥作用,《大典》目前已送海外许多家著名图书馆、研究机构收藏,我们谈文化自信就要从这些工作做起。

 中山大学黄仕忠教授表示,不论从类型、内容、版本上看,《大典》编纂出版工作挖掘出了很多以往没人关注的文献材料,使这些文本进入研究者的视野,为学术提供了新的平台和新的拓展空间。在这方面《大典》功不可没。

(二)关于民国广东文献的编纂

 汪一洋在讲话中指出,《大典》二期(民国篇)编纂要有前瞻性,要高瞻远瞩。二期(民国篇)编纂可能要坐上十年冷板凳,甚至更长时间,这必然是个长期、艰巨的过程。民国文献的编纂,不仅要求参与工作人员要有牺牲精神,要“坐得住”;另一方面,管理者要给基层参与工作人员提供有利条件,对这部分基层工作人员,评先进、评职称时要有所倾斜,不要太看重论文,要多看重业绩。

 张磊认为,《广州大典》(民国篇)编纂工作的启动使《广州大典》工作进入新阶段。民国阶段出版物丰富,社会形态较之以往又更为复杂,史料涉及海内海外,需要收集整理的文献总量远高于《广州大典》一期。民国篇所涉时间虽然从1912年民国成立后开始,但编纂起始时段建议上溯到1894年兴中会成立。真正搞科研不仅要拼命,还必须长命,我作为一个老同志,一定要在建华主任的领导下为《广州大典》民国篇编纂工作再展雄风。

 陈泽泓指出,《大典》(民国篇)不光涵盖地域范围更广,出版物也更复杂,甚至是个人、社会团体都有出版物。印刷手段也更加多样了,不乏手抄版本,甚至还包括译文。它的技术含量、处理内容都比一期阶段要求更高。要有非凡的眼光、非凡的功力才能做得下来。民国文献门类多、敏感内容多,编辑与出版的难度较《大典》一期为大。《大典》民国篇的编撰从时期上来说,可以以民初为先;从著述者角度来说,以名家为先;类型上,以丛书为先,如以往农讲所丛书、民俗学会丛书、高校丛书,影响很大,资料连贯。以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出版社为先。民国时期广州共有6家在党领导下的出版社,包括新青年社、平民书社、统一出版社、学习知识社、中流出版社、中印出版社等,较容易查找到。这样可以尽快找到突破口,确保《大典》(民国篇)出版有序进行。广州许多百年老校保留有不少文献,可以加强这方面的普查。

 刘洪辉表示,为了让岭南文献为世人所知,省图愿意协同广州大典研究中心共同继续推进岭南文献的保护和开发,延续《广州大典》一期做法,对《广州大典》二期(民国篇)各项工作给予支持。同时,有三个方面的问题提请大典研究中心注意:一是在《广州大典》一期编纂过程中,采取边修复边影印的方式,对于文献的原生态保护造成不小影响。有鉴于此,《广州大典》(民国篇)的文献征集前需先进行文献脱酸。二是《广州大典》(民国篇)所收集的文献年代大致产生于1912-1949年间,也就出现了诸如涉及国共两党的政治敏感问题、边疆国界的范围划定以及文献版权等诸多问题,这些问题须慎重处理。三是目前广东各学术单位已花费相当精力对民国广东文献进行整理,并按照专题出版(如粤海关文献、《广东民国年鉴丛编》、《广东省政府公报》、《抗战资料汇编》、侨批资料),广州大典研究中心在整理出版民国广东文献的过程中应避免与已整理、出版的的项目重复。

冯秋航表示该局(馆)会无条件地支持《大典》二期编纂工作。该局(馆)收藏有民国时期广州的市政档案材料、民国时期党政军警宪特档案材料、民国时期著名人物材料、民国时期汪伪政权档案材料、民国时期民国广东教会材料、民国时期地图建筑及其他资料。其中500余期《广州市政公报》,出版时间1921-1946年,这是现存较为完整的市政公报。

 王珺、陆志强等省、市有关部门领导表示,将继续全力支持《广州大典》(民国篇)编纂工作。多位专家建议,加强《广州大典》的宣传力度。目前《大典》在广东有较多研究者使用,但广东以外尤其是北方地区知名度不是很高。社会民众对《大典》的认识也不足够。应该多利用现代传媒加以宣传报导,举办展览会、专家座谈会等等活动,与《大典》相关重大进展情况也应及时向社会公布,增加大典的影响力。

 去年,中心征集中大图书馆、华农农业经济史研究所民国广东文献,并委托对方扫描。据中大图书馆特藏部主任王蕾介绍,中大图书馆藏民国时期广东文献近2000种,经过详细的调查,只有40%的文献适合扫描,其他60%则存在纸张脆化、虫蛀破损严重,以及内侧文字太贴近装订处,装订形式破损严重濒临散页等问题。扫描工作对人员和设备要求都很高。为此中大图书馆使用在行业技术领先的德国赛数公司的非接触式扫描仪。这种扫描仪具有投射式无眩目冷光源技术,顶置式双扫描头、非接触式扫描,稿台可自动升降,自动控制页面平整,自动压力感应和释放,色彩还原性好等优点,可为民国文献提供最充分的保护。馆内也制定了严格的工作程序,减少对文献的二次伤害,保证数据的准确性。为了更好地保护馆藏文献,此次扫描将同时对书本进行原生性保护。自今年3月份启动以来,中大馆已完成约200册,近4万页的扫描,今年预计可完成约500册,10万页的扫描任务。

(三)关于《广州大典研究》集刊

 省社科院历史所李庆新所长认为,《广州大典研究》集刊起步很好,但要走下去需要定力、毅力。目前广州地区有《岭南文史》、《广东史志》等地方历史文化刊物,《广州大典研究》集刊的学术定位要准确,要办出特色,要办成专业性、高水平、国际化的学术创新重要平台,要围绕粤港澳文化圈进行地域文化研究,同省内外的其他地方文献刊物区分开来。除了广州地区学者,还要联系、聚集国内国际相关研究学者,持续下去,久久为功,推动形成广州学派,使广州历史文化研究成为一门显学。

 南方科技大学李翔教授建议,集刊可借鉴《黄埔军校研究》,每期转载一到两篇高质量的稿件,这些稿件要达到中山大学人文社科期刊目录中规定的一类期刊标准,并且主题与广东研究相关。以后也可增加规定,要求得到《广州大典》专项研究资助的课题负责人提供1-2篇论文,给集刊供稿。

 暨大张晓辉教授认为,《广州大典研究集刊》是个很好的平台,采取以书代刊的方式,一定要连续地出版下去。相信它的影响力会慢慢扩大,成为本地重要学术品牌。





地址:广州市珠江东路4号广州图书馆广州大典研究中心| 邮编:510623| 电话:(020)83836666|版权声明
字典快查:
  • 查询内容:
    可直接输入汉字、拼音查找汉字;
纪年换算:
  • 查询内容:
    根据选取的条件进行检索可实现朝代年号与公元纪年、干支与公元纪年之间的相互换算。